2021年09月08日
法官将被告人高某描述为一个“非常不令人信服的证人”,“暴露了自己是一个缺乏道德准则、不重视诚信的人”。
据新西兰媒体 Stuff 报道,新西兰北岛奥波蒂基(Opotiki)地区前种植者高浩宇(音译)将佳沛(Zespri)独家金肉奇异果品种种苗走私到中国,侵犯了《植物品种权利法》(Plant Varieties Rights Act)下佳沛受保护的权益。去年,新西兰高等法院下令高某向佳沛支付近1500万新西兰元(约合人民币6882.6万元)赔偿金。

高某就高等法院的裁决提出上诉。在今年9月7日公布的判决中,上诉法院将高某应支付的赔偿金从1490万新西兰元减至1210万新西兰元(约5551.96万元)。赔偿金的减少与中国相关果园的不精确测量有关。

在上诉中,高某方声称法官 Sarah Katz 错误地裁定可受理传闻陈述,以及如果没有高某的行为,金肉奇异果品种就不会传至中国。但上诉被驳回。

佳沛最初因高某侵犯其知识产权而要求3000万新西兰元(约1.38亿元)的赔偿,该公司表示,这可能使未来价值数十亿新西兰元的出口业务面临风险,并威胁到2800名种植者的生计。

2018年,该公司发现其两个受保护的品种正由高某及其在中国的合伙人进行种植后,开始对高某、其妻子薛霞(音译)及其公司提起民事诉讼。佳沛还聘请私家调查员确定了种植 G3 和  G9 品种的五个中国果园。

佳沛高级职员前往中国确认调查结果,之后警方搜查了高某的家和电脑,寻找走私证据。

高某声称,他确实签署了一份所谓的 False Licensing Agreement(意为:虚假授权协议),该协议由中国的一名合伙人舒长青(音译)提供给他,但他退缩了,没有将任何金肉奇异果品种带到中国。

然而,Katz 法官对高、薛和他们的公司提出的所有三项指控做出了有利于佳沛的裁决。在她的裁决中,她将高某描述为一个“非常不令人信服的证人”,他“暴露了自己是一个缺乏道德准则、不重视诚信的人”。

“高某的证词常常是含糊其辞和不可信的。他有时会反驳自己先前提供的证据和同期文件。”

同时,她认为佳沛方面的证人没有可信度问题,尽管他们的一些证据只是耳闻。

Katz 法官也同时驳回了高某律师的论点,即新西兰佳沛没有损失,因此根据新西兰法律没有损害赔偿。她指出《植物品种权利法》和国际协议的目的是允许考虑跨境损害赔偿。

相关阅读:华裔涉嫌走私佳沛奇异果种苗到中国 佳沛索赔1.4亿元法院本周审理
新西兰 奇异果